10005隨拍-1.jpg    
昨晚結束行程回到台灣,
雖然算是很愉快的出差,
但四天三夜換了三個飯店,
加上最後一天早上五點多就摸拎扣,
所以回到溫暖的家整個人超累超累,
早晨睜開眼聽見此起彼落的雨聲,
第一個感覺就是肚子好餓(!)
接著深深懷念起出差前和泰國好友同遊台南的澎派早餐。



包成羊肉  
台南人大清早就可以吃得很補(當然不是每天),
這很多人都知道,不用我多說。
這次去台南為了有效率運用肚子可貴的儲藏空間,幾乎每天都吃兩頓早餐;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
當屬書上網上還有路人鄉親街坊口耳相傳的阿堂鹹粥還有包成羊肉

我(家)是虱目魚控,
基本上一年四季家母幾乎只買兩種魚,那就是馬頭和虱目魚。
可是很奇怪,這兩種魚百吃不厭诶,
只要乾煎灑上蒜末就好好吃好好吃,
三兩下就可以配完一碗白飯。(是還在發育的青少年嗎我?)

基於對虱目魚的熱愛,所以台南加魚的鹹粥還有虱目魚肚魚腸當然不能錯過,
包成羊肉就在阿堂鹹粥隔壁,理所當然就成為觀光客的套裝行程。(所謂互相輝映,相得益彰?)

這是我第一次吃阿堂還有包成,
雖然資料看起來台南還有許多其他家很美味的鹹粥和羊肉湯,
不過由於下榻西市場謝宅的地緣之便,
阿堂和包成這種步行可至的距離就成為方便的選擇。
當然,很好吃沒讓人失望,
關於這兩家名店的典故還有品嘗前後的心路歷程可以去書上網上隨便找找就有一大堆,
這裡想講的,
是關於一隻黑鳥的事。



幸福早餐鳥  (圖說)喙尖那團紅紅的就是包成羊肉啊!

這隻不知正體為何只好姑且暫稱牠為小黑的鳥兒,
是當我們埋頭苦吃的時候,
因為老闆清亮的口哨聲才使我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下紅磚地板而發現的。
忙裡偷閒的包成老闆太可愛了,竟把小黑當成狗似的,
口裡一邊咕啾咕啾,手上一邊丟出新鮮生羊肉餵食。
由於店裡基本上客似雲來,
所以老闆都利用乘完羊肉湯的空檔才拿出羊肉招呼小黑,
還邊餵邊叨唸這隻鳥仔啾貪心诶,不過還是咕啾咕啾不停餵。
(小黑就好像接飛盤那般爽朗的接著羊肉...)

看到我拿出唉鳳很有興趣在拍,
老闆和夥計整個得意起來,
眉飛色舞說小黑就住在對面樹上哦,還養了幾個小孩,
每天早上都會飛過來吃羊肉,有時還會一路吃到阿堂鹹粥去那樣。

天,小黑也太幸福了吧,
每天早餐都吃這麼優閒又華麗,我也很想當小黑啊啊啊!

雨天的台北,
早上起床發現出差回來後家裡沒什麼像樣的東西可以裹腹;
這時候想起小黑,
是不是只好掩面哭泣不依說怎麼同人不同命...(人家還是鳥咧)



補充:
詢問過專家堂哥原來小黑是八哥,
不過不是台灣原生種,應是被野放的外來種。
台灣,果然是寶島來著...

 

 

 

 

小米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