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bfc0da34622180688de40054366b35.jpg  圖片來源:中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雖然是去工作,但應該是蠻有趣的活動,今晚在信義誠品六樓:
日本森美術館的南條館長來台灣分享在美術館策劃建築展的經驗。
美術館要做出精彩的建築展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建築那麼大的作品不可能搬進展場,
在沒有原作的情況下要介紹得精彩,應是一種挑戰想像力與執行細節的極限吧。

我看過最棒的建築展是2002年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的【Luis Barragan - 静かなる革命展】,由安藤忠雄建築事務所負責會場的規畫構成。

Luis Barragan是安藤先生很欣賞的建築家,
他們的共通點是都很會透過光影,
在線條冷硬的現代建築中,營造出不可思議的幻想氛圍。
可惜Luis Barragan 的作品只有在墨西哥才能看見。
但安藤事務所策畫得實在很厲害,
把 Luis Barragan 作品中一些角落(特別是強調光影對比的部分)用原尺寸的模型重現,
讓觀者有種彷彿走進Luis Barragan 建築的錯覺,
在一間美術館裡,國境消失了,
我分不清自己在東京還是墨西哥,真的是非常非常奇幻又難忘的觀展經驗。

我還記得那天走出東京都現代美術館時,心中滿滿的不知身在何處的感動。
更沒想到日後,自己竟會因為工作而和安藤事務所結緣。
多年後我和事務所裡的建築師聊起2002年Luis Barragan 的那個展,
建築師很興奮地說:
當時我們還是東大建築系的研究生,也跟著指導教授安藤先生參與了那些模型製作呢!
那些模型規模又大又多又難,真是做死我們了...
說完我們一起感嘆,人生啊,真是太奇妙了。

還有一個很嗨的點是,晚上7點的活動,
我到現在除了活動簡章,講者今晚的演講內容完全是一個謎來著,
連簡報檔都沒有,看來只能靠臨場反應惹,
♬♬請上帝保佑啊,拜託~♬♬


 

 

小米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