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拼貼3.jpg      
原發表於2006/05/27  因為講到家有三寶,所以把這篇有關精油蠟燭的舊文貼出來。

我鼻子容易過敏,對於喜歡/不喜歡的氣味,非常敏銳。

除了香菸是頭號敵人,不夠乾爽的床單棉被、久沒整理的冬衣、積塵已久的密室,

都足以引起噴嚏眼淚鼻水不斷。 


不知道是過敏人通病,還是個人怪癖,

明明有個環境不夠舒爽就失去嗅覺的鼻子,卻對氣味異常敏感挑剔,

還很熱衷購買各類天然香氛蠟燭肥皂精油沐浴乳身體乳...(這可算補償心態?)

 

今年生日,好友溫蒂在美國買了10 oz. HENRI BENDEL的精油蠟燭給我當做禮物。

(據聞溫蒂在HENRI BENDEL蠟燭專賣店裡耗了兩小時,才做出決定)

不知反覆聞了多少蠟燭早已失去嗅覺的溫蒂,最後選了"Orange flower"(橙花)

 

上個星期,溫蒂親手將這份遲來的生日禮物送給我,

品質精純的香氛蠟燭不用點燃加熱,就散發著濃而不膩的馥郁馨香,

加上同系列的沐浴露&身體乳,

今年夏天,房間大概都會充滿橙花的芬芳。

 

橙花Orange flower具有舒緩、鎮靜的功能,

橙花苞Orange blossom,據說還可以幫助入眠。

56年前,一度飽受失眠之苦,四處尋找可以讓自己好好睡覺的偏方,

因此才認識了橙花。

有陣子,每晚睡前都會喝一杯加了橙花苞的熱牛奶,

看著淺褐色的乾燥花苞在白色奶泡上漂浮、逐漸被滲透,

被熱氣蒸騰出淡淡花香混合著奶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味道。

 

對我來說,那就是失眠的味道。

 

拿到禮物的晚上,回到家臨睡前點燃了蠟燭,熟悉的香味撲鼻而來;

橙花的香味很難形容,

有一點溫暖、有一點苦澀、又有一點甜蜜。

彷彿回到多年前,那些失眠的夜,

獨居的我穿著睡衣站在舊家廚房的餐桌邊,

一口一口啜飲著飄著花香的熱牛奶,默默祈禱希望今晚有個好眠。

 

味道,就像大腦裡那台時光機的鑰匙,

只要在適當的時機找到鑰匙孔,

一扇通往過去的門就會在眼前倏地打開。

 

聞著橙花蠟燭的香氣,緩緩深呼吸,

很久以前那些失眠的夜晚和今晚沒有距離,

過去與現在感覺如此接近,真不敢相信轉眼已過了那些年。

 

只是,回憶再真切也畢竟是幻影。

因為這一夜,我已不再為愛憂傷失眠,

翻個身,便心無旁鶩地沉沉睡去。

 

 

 

 

 

 

創作者介紹

Good Day Diary 好日子筆記本

小米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etaphor
  • 我也有一個Henri 的香氛蠟燭
    是石榴口味 也相當好聞 可惜當初帶貨零賣的老闆說
    賣這個太不划算又太麻煩了 因為他自己喜歡蠟燭 (笑)

    因此我好珍惜的點 不知小米缸(哈由此稱呼就知道我從奈奈那連過來的)

    有沒有推薦的台灣可以買的到的香氛蠟燭 因為本人也是鼻子過敏一族吶 :)